找回密码

塔州中文网

搜索
查看: 217|回复: 0

穿最短的裙,露最酷的腿,95后女孩把《人民日报》都惊艳到了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4-17 01:10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2018-04-17lnstagram优选

本文授权转自开始吧旗下自媒体:有束光

ID:onelight01


残疾人似乎离我们极其遥远,出现在大众眼前时,大多数人总会因为自卑或者尊严,而遮掩身体不完美的那个部分。


谢仁慈不一样,这个20出头的姑娘,外露着一条假肢,跑步,唱歌,逛街……大笑着面对所有人。在她看来,同为少数群体,残障人士比同性恋群体在社会层面得到的关注更少。


而外露假肢,不过是她的自我认同。


2017年5月11日,谢仁慈被朋友邀请回答了在知乎上一个问题——“主动露出假肢上街,是种什么样的体验?”


接下来的两天时间,谢仁慈花了两天时间在手机上码下3000多个字,点击确认,然后发送。很快,她的回答点赞突破了五千,接着慢慢涨上30000+,微博粉丝也一不小心翻了一百倍。


谢仁慈就这么成了“网红”。


在那个三千多字的回答里,她把自己露出假肢的样子展示给大家看,照片里那个独腿的女孩,要么笑得灿烂,要么酷得要命。


跑步,举哑铃,游泳,健身……在她眼里,真正想做的事情,不会因为失去了一条腿就不能再去完成。


人们在回答下面评论赞扬,

可她却说:

我不是你们励志的榜样,

我就是挺平常的一个人。


谢仁慈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是这样的:大脸,大屁股,一边是大粗腿,另一边是一根细钢管。她觉得,挺喜欢这样的自己。


20岁之前,谢仁慈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。


她说自己并不愿意被人们贴上“正能量”和“身残志坚”的标签,她更希望由她自己来告诉人们她是谁。



右腿是在是四岁那年失去的,那会的谢仁慈刚上幼儿园,被妈妈打扮得漂漂亮亮,同学们都喜欢和她玩。


要去学芭蕾的前一天,仁慈跟着妈妈去了她朋友的诊所,看到诊所里的医生拿着针正准备给病人打针,她吓得二话没说掉头就逃。


诊所开在马路边上,对面就是家,那天路边停着一辆大货车,谢仁慈小小的个子,什么也没看到。


一瞬间的功夫,右腿离开了身体。她被人们抬上开往医院的计程车,在计程车上,她看到自己的右腿没有了,妈妈的左腿也失踪了。——为了救她,妈妈也被飞驰而来的车子撞了。

小时候的谢仁慈,失去右腿之前的最后一张照片


十多年过去,仁慈说自己还是记得起四岁那年那天的脚步声、手术台、刺眼的灯、血淋淋的残肢。


芭蕾课上不了了,幼儿园去不了了,小朋友也不和她玩了。母女俩在医院里住了三个月,谢仁慈在五楼,妈妈在六楼。


没有拐杖,小仁慈就用板凳撑着自己的身体,一步一步从五楼跳到六楼,站在妈妈的病床前。


出了院,别的小朋友早早准备好了新书包和文具,却没有一个学校愿意接受仁慈妈妈拄着拐杖,每天都去不同的学校问,托了几层关系终于才把仁慈送进普通小学。

仁慈和妈妈


童年玩耍时自己的假肢突然甩飞出去,周围小伙伴们惊吓地四散开来,边哭边跑的场景,偶尔还是闪现在眼前。


那个同伴们作鸟兽散的下午,她一个人在院子里呆坐了一会,接着站起身,捡起假肢,一瘸一拐回了家,扑倒在妈妈怀里伤心大哭。


男同学给她起“瘸子”“铁拐李”的外号,她直接和人在菜地打了一架,把对方打出了鼻血。从此附近的小孩们,都尊称她“姐姐”。


但依旧有很长一段时间,她觉得自己是苦情戏里被全世界针对的女主角——悲惨,无可奈何,怎么也翻不了身。


妈妈安慰她,不要在乎别人和不和你玩,怎么样看你,你应该做好你自己。


为了照顾仁慈,妈妈在学校边上开了家理发店,带着仁慈住在理发店的阁楼,早上去学校的食堂帮着做早餐,白天守在理发店里给人剪头。


偶尔她带着仁慈一起拄拐去菜市场买菜,一起拄拐去商场逛街,一圈转下来,身边的人眼里有同情也有不屑,更多的人看一眼,接着面无表情走过。


慢慢的,仁慈适应了拄拐这件事,拿着拐杖对她来说,就像戴了一副眼镜,多了一副辅助工具而已。


念了大学,谢仁慈一个人去重庆的西南政法大学读书,没了妈妈陪在身边,仁慈用了她教的办法克服那些突然涌上来的自卑和害怕——专门穿着有点破烂的衣服杵着拐杖去逛高档商场


她站在重庆北城天街,在奢侈品店门前徘徊好久,最后还是逼自己走了进去。仁慈一边逛着一边感受店员们的炽热目光,可能是同情,也可能是惊恐。


一圈走下来,仁慈想明白了,不能接受生命无法改变的事情,是软弱和愚蠢的。别人的目光抵不过自己内心的坦然。


2016年9月,仁慈干脆把自己的假肢露出来让所有人看见,问到原因,她笑着说是因为爱美,作为一个二十岁的女生,我会很渴望自己穿上短裙。


她独自一个人去上课,

独自爬200多级的台阶,

翻过好几个山坡,

中途偶尔也停下来休息。

一到下雨天,伤口还是会疼,

摔倒在起初也是常事。


她学会接受别人异样的眼光,

学会了自如地穿梭在人群里,


她去跑步游泳攀岩健身,

几乎没有什么她学不会做不了的事。

一位大学老师在健身房偶遇她之后,

特地发了一条朋友圈:

“今天在健身房看到一个小姑娘,

她一条腿戴着假肢,不断尝试各种健身器械,

我问她,你为什么推哑铃?

这个20岁的小姑娘咧嘴笑,大声说,

为了防止胸部下垂。”


她独自去旅行,

戴着假肢,背着拐杖,

走过昆明、大理、丽江、西藏,

即使拐杖断了,也依旧笑得灿烂。


她像一个普普通通的二十岁女生一样,

爱给自己化妆打扮,

梳妆台前的窗台上,

她贴了一张便签,

每天一抬头就能看到,

上面写了五个字:“用力地活着。”


过了20岁生日,

仁慈觉得自己终于有能力

清楚明白地向人们展示,自己到底是谁了。

媒体跑去采访,

这一次谢仁慈接受了。

人民日报对谢仁慈的报道


她在《儿行千里》讲出了关于自己的完整故事,

她给所有残障的小朋友写了一封信,

那封信里说,“你不必像我一样露出假肢,

但你可以像我一样鼓起勇气去生活。


微博上杠精出没:“你就不能踏踏实活着吗,干嘛要把你穿短裤把你的假肢露出来?”


仁慈毫不客气“怼”了回去:“我们当然可以踏踏实实活着,但是需要一个全纳的、包容的、无障碍的社会,但现在这个社会它是吗,不是。”


所以首先我要站出来,告诉人们,我是谁。


全国8000多万残障人士没有便利走出家门,即使走出去,也几乎是隐形的,他们没有真正“被看见”,他们似乎也不愿意被看见自己身体的不同之处。


谢仁慈也有那些不被看见的日子,在那些日子里,她不觉得自己是个残障人士,当一些权利得不到实现,她不会去力争。


于是照顾专座就在眼前却被一个玩手机的年轻人占领,残疾人卫生间也不对自己开放。


正是撕掉假肢包装之后,仁慈说自己变得理直气壮了。


作为残障人士,她说她应该去争取属于自己的权利。而争取权利的第一步,就是领悟到“我是个残障人士”,并且认同它。


承认自己是残障人士又如何,她深知生活的残酷,她还是兴致勃勃地活着。


这就是谢仁慈,一个很特别的网红。


她在四岁时失去自己的右腿,她在十八岁那年写下“让我感到自己残疾的不是自身,而是社会看我的眼光”。


她在十九岁的时候,选择主动露出自己的假肢走在人群里,并且继续好好生活。


她嘴角有痣,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。


她走路很快,“因为走路磨伤口,想把痛苦的时间尽量缩短”。她的右腿几乎不弯曲,蓝色的金属假肢随着惯性向前甩动。


去年年底,她换了新的假肢,每天戴上都会面临和前一天不同的痛,觉得每一步都是走在刀尖上,像条美人鱼。


有人问过谢仁慈,对未来社会有什么期待。她说:我期待有一天当有个女生穿上短裙穿着假肢走在街上的时候,没有人去采访她


她想做的不多,只是要让更多的人们知道,残障人士就在身边。他们应该有条件去普通的学校读书,当有一天走到社会工作,就不会再被怀疑能力。


他们应该从小就被理解与被支持,也应该被这个世界自然地接纳。


图片,部分资料来源谢仁慈知乎@Mercy,

微博@谢仁慈Mercy,

如有侵权请告知。


因为生而为人,

我们本没有什么不同。


今天要跟大家介绍下小IN

因为某种众所周知的原因,改名了

但是他还是每天会分享Instagram的最新资讯

长按添加订阅

Share the World's Moments

InstaChina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 塔州中文网  
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