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
塔州中文网

搜索
查看: 393|回复: 0

一封搜查令,72本图书馆里偷来的书,却牵扯出了英国一对同性恋人的禁断...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8-13 01:10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2017-08-13英国那些事儿


1962年4月28日清晨,一群警察守候在伦敦的一间简陋公寓外。

他们敲开门,对里面的男人说道,

“我们怀疑你偷了图书馆的书,这是搜查令。”

男子瘫坐在门边,双眼无神喃喃自语,“天啊……”

这晴朗美好的一天,不仅成为他牢狱之灾和荣华富贵的开始,

也注定,将成为他和同性男友渐行渐远的开端。


一对志趣相投的同性恋人

时光倒流回1951年,

住在这间公寓里的是两名男子,

18岁的Joe Orton,以及他25岁的同性恋人Kenneth Halliwell.

两人都毕业于英国皇家戏剧学院,在那里结识了彼此。

虽然认识才3个星期,但他们已经无话不谈,觉得对方就是自己前世失散的恋人和知音。

于是,年轻的Orton搬进了Halliwell的公寓,两人开始了同居生活。

他俩都酷爱读书,重视精神世界远胜于物质世界,

所以,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宅在简陋的公寓里读书交谈。

偶尔,会出去打工赚点生活费。

但大部分时候,两人都靠着政府的救济金和Halliwell父母留下的遗产过日子。


跟这位如父如兄如知音的恋人同居之后,

年轻的Orton觉得,这就是自己理想中的完美生活。

虽然,一日三餐都是廉价的黑面包和烤豆子,

虽然,为了节约电费,每天晚上9点半他们就要熄灯睡觉,

但两人一起读书,一起写作,这种旁人看来隐士一般的苦修生活,他们依旧觉得逍遥快活。

同居生活的头三天,Orton的日记都只有一个字,分别是:

“好!”(Well!)

“好!!”(Well!!)

“好!!!”(Well!!!)


恶作剧

除了看书写作之外,两人还有一个不足为外人道的“怪癖”。

偷书。

短短几年时间内,伦敦大大小小的图书馆,几乎都被这对恋人偷了个遍。

作案时,年轻的Orton喜欢背个包,一副学生样,根本不会有人怀疑到他头上。

年长一些的Halliwell则拎着一个装防毒面罩的小箱子,看上去文质彬彬,然后趁管理员不注意,把图书往箱子里装。

不过,他们偷书并不是想把书据为己有,也不是想把书卖了换钱花。

带着偷来的图书回到家,两人兴奋地把它们摆了一屋子。

然后,准备好剪刀、胶水和打印机,对这些书进行“改造”。


比如,约翰·贝杰曼的这本书,明明是本诗集,

他俩却给封面贴上一个只穿着内裤,全身都是纹身的奇怪男人。

又比如这本Collins guide to roses,封面上原本是一枝玫瑰花,

他们却剪了一只猴子贴上去。

一本名叫《女王最爱》(Queen’s Favourite)的浪漫小说,

封面被换成了两个光着上身摔跤的男人。


另外一本莎士比亚的戏剧《亨利八世》也遭了殃,

由于亨利八世是英国首个立法,规定肛交是犯法行为,犯罪者将被判处死刑的君主,

Orton和Halliwell这对同性恋人对他愤恨不已,于是,他俩把封面改成亨利八世双臂被齐肘砍掉,他的军队蜂拥四散的画面。


不仅篡改封面的图案,他们还用一台老式的Adler Tippa打印机,

打出自己对这本书的看法,贴在封面上。

比如,作家多萝西·L·塞耶斯的一本侦探小说的封面上,被他们贴上了这样一张纸条:

“关上门来看吧!好好享受这本垃圾书!”

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。


给书动完“手术”之后,他俩又揣着书回到图书馆,

趁人不注意,若无其事地把已经改头换面的书,放回书架上。

看着读者抽出书,一脸茫然又诧异的表情,两人心里开心极了。


是的,这对小偷恋人偷书并不是为了获利,

而单单只是想把看不顺眼的封面改成自己喜欢的,再加上自己对书的看法。

现代学者解读他们的做法,

认为他们是想用这样的举动来反抗权威,反抗对同性恋的镇压。

但Orton表示,自己之所以这么做,只是为了表示对图书馆和图书管理员的抗议而已。

“我很生气,图书馆里竟然有那么多垃圾小说和垃圾书,管理员好像根本不存在一样。”


不过,在Orton和Halliwell联合创作的小说The Boy Hairdresser(男孩理发师)里,

他们借用一个破坏图书馆的人之口,说出了另一个理由,

“某种程度上来说,我们是公众的恩人。

我们偷书,他们就会买更多书,出版商很开心,所有人都很开心。

我们为文学提供了经费。”

到底是出于何种原因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。


犯了众怒

频频破坏图书馆里的书,不仅读者和图书馆,当地警局也对这事颇为恼火。

大家下定决心,一定要想办法抓住这个破坏者。

细心观察之下,他们很快就发现了规律:

这些被改头换面的图书出现之前,Orton和Halliwell也会出现在图书馆。

根据来访纪录,馆方发现,这两人登记的地址都一模一样。

虽然几乎百分之一百肯定是他俩干的坏事,但遗憾的是,图书馆一直没拿到确凿的证据,也没有抓到现行。

就在这时,警方出面了。

“被破坏的图书上不是有他们打印的字条吗?

那么,可以想办法再拿到一份他们的打印机打出的东西,

只要证明两份文件的字体、油墨印记出自于同一台打印机,

就可以定他们的罪了。”

于是,一位名叫Sidney Porrett的警官,给他们寄了一封信,

说是有一辆小汽车,需要Halliwell前去认领。

收到信的Halliwell嗤之以鼻,他用打印机写了一封傲慢的回信。

“尊敬的先生,我想知道是谁给你提供了这个神秘的消息。

不管是谁,他肯定是个说谎精,要么就是个傻瓜,也可能两者兼有。”

最后的落款是,

“鄙视你的,Halliwell. ”


然而,不论内容是什么,只要他回信,就中了警察的圈套。

经过对比,警方得出结论,

被破坏的图书上的字迹,确系出自Halliwell和Orton的打印机。

于是,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。


判决

搜查之后,警方在他们家里发现了72本还没来得及还回去的书,

加上那些被他们蓄意破坏的,总损失高达450英镑

折算成今天的物价,大概是1.2万美金。

他们不仅要赔偿图书馆的损失,还被判处6个月有期徒刑。

就当时的法律而言,这项判决无疑非常重了,甚至,严厉得有些过头。

其中的原因,人人皆知,但人人都不愿意把这事搬上台面讨论。

警方在调查过程中,

发现了Orton和Halliwell的“不正当”关系。

周围的邻居,图书馆的工作人员,判案的法官,都清楚知道,

他俩…是同性恋。

但当时的社会,对同性恋话题讳莫如深,公众就像害怕传染病一样害怕同性恋。

所以,Orton和Halliwell公开的罪名都是“破坏图书”。

媒体报道此案时,说他们是“室友”,是“朋友”,对他们真实的关系只字不提;之所以破坏图书,是因为他俩郁郁不得志,嫉妒其他作家的成功。

多年后,Orton回忆往事时感叹道,

“之所以被判那么重,不过是因为我们是同性恋罢了。”


相濡以沫

出狱后,两个人的日子过得分外艰难。

警方声称,他们还有62英镑的损失没有偿清,如果再不赔偿,就要卖了他们的公寓。

当时,Orton和Halliwell都靠着政府的救济金过日子,本就捉襟见肘,

为了不流浪街头,只好从微薄的救济金里,每月再抠出6英镑,偿还债务。

生活艰难,有时甚至食不果腹,Halliwell受不了这样的打击,一度试图割腕自杀。

但很快,他们的生活就迎来了转机。


名满英伦

重压之下,Halliwell想寻死,

但Orton却将生活的不易,全部转换成激情和灵感,注入到作品当中。

入狱前,他也写过小说、戏剧,但对社会、对生活的理解,始终模模糊糊,隔了一层,感受得到却又说不清。

“牢狱生涯改变了我对社会的看法,

之前,我朦胧中意识到,有什么东西在腐烂。现在,我知道了。”

他给BBC写了一出广播剧,不仅得到听众的喜爱,就连当时著名的戏剧家Terence Rattigan也对这部剧赞不绝口。

接下来,他又推出了更多受人欢迎的佳作。

很快,Orton就在圈内崭露头角,成为英国著名的作家、戏剧家,

原本一贫如洗的他,不仅赚到大把英镑,还开始进入上流社会的交际圈。


同苦,却不能共甘

当初相濡以沫,如今功成名就,按照故事里的设定,这对经历了诸多磨难的恋人,从此就该过上幸福的生活。

但现实却截然相反。

日子好过了,Orton和Halliwell之间的矛盾也多了,他们经常为Orton新交的朋友,为一些琐事发生争吵。

两人的关系,可以从Orton的日记里窥见一斑:

“我问他,你要在镜子前面站一整天吗?

他说,我他妈在给你洗内裤,所以才站在水槽前。”


不仅日常琐事,两人的性生活也不复和谐。

Orton是这对同性恋人中年龄较小的那个,他一直有个癖好,

喜欢在公共厕所里,跟陌生男人打炮…

不仅如此,他很喜欢年龄比较小的男人,比他年长7岁的Halliwell显然不对他胃口了。

1967年,Orton曾经带着Halliwell去摩洛哥的城市丹吉尔旅行,

当地的男妓非常出名,而且通常都特别年轻。


同一年,同性恋性行为在英国合法化,但Orton却意犹未尽地对朋友说到,

“只是跟21岁以上男人的性行为合法了…可我喜欢15岁左右的男孩。”

Halliwell内心的苦闷无处发泄,他怎么也想不到,曾经相爱相知相惜的两人,竟然会走到这一步…

他跟Orton说自己胸闷不舒服,但Orton却置若罔闻。

私下的争吵没法解决问题,两人甚至不顾脸面,在朋友面前大吵大闹……

自然,这样的方式对于改善他俩之间的关系没有丝毫益处,反而进一步恶化。

无奈之下,备受打击的Halliwell开始服用抗抑郁药,右旋安非他命。

而这,也为之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。


共赴黄泉

1967年8月9日,Orton的司机来接他出去跟电影制作人吃午饭,却发现房门紧锁。

打开门一看,

Orton下体赤裸,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,Halliwell也光着身子躺在一边,两人都已经死了。

警方调查后还原了事情的经过:

事发当天,Orton和Halliwell又发生了争执,

盛怒之下,Halliwell拎着铁锤,朝Orton头部猛砸。很快,Orton就不省人事。

他死后,Halliwell服下22片安眠药,也倒在了他身边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据警方的现场勘查,Orton根本没有还手。

是事发突然,来不及还手,

还是心有愧疚,想让这段感情就此结束所以不愿还手……

究竟如何,只有他俩知道了。

服药前,Halliwell留下一张纸条,放在Orton的日记本上:

“所有的答案都在这里。”


当事人经历的浪漫痛苦诸多纠葛,只有他们自己最明白。

旁人眼中,只有一片岁月静好。


事发后,Orton和Halliwell的邻居回忆道,

天气晴好的傍晚,她经常看见这两个男人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读书。

最近几天,有一点点变化。

“年纪较大的那个男人戴了一顶假发。”

Halliwell岁数大了,开始秃顶。

那顶假发,是Orton拿到第一笔稿费给他买的。


Ref:

http://www.atlasobscura.com/articles/joe-orton-stolen-books

-------------------

绮愿唯一:实际上这俩人挺渣的,和同不同性恋没关系,偷书,一个还喜欢公共厕所打炮,还恋童


赵晻1996525Orton变得好渣哦


将君饮马:人类的爱和恨真是这个世界上最难解的谜题了


是今天-:评论怎么了……同性恋就可以随便毁书吗?爱书的我在图书馆看到喜欢的书被撕个角我都很生气==所以一般不借书,只买,眼不见心不烦。


小铃铛铛铛铛_:那顶假发是他第一笔稿费买的。


4円霁宿:相爱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感应,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。


啊啊k同學:说句实话我觉得他们很有审美,改过的封面真的巨有艺术感,超级酷!!


-------------------



2847.jpg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 塔州中文网  
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